1. <tbody id="k18ef"><div id="k18ef"><td id="k18ef"></td></div></tbody>

        <track id="k18ef"><div id="k18ef"><em id="k18ef"></em></div></track>

          1. 首頁教育—正文
            “雙減”之下,教培從業者該去向何方?
            2021年08月30日 10:49 來源:工人日報

              “雙減”政策下,不少教育培訓機構老師的工作受到影響,一些人員被“優化”。對此,專業人士指出,這些從業者具有一定的專業技能,建議政府部門精準送崗,同時勞動者自身也要擺正心態,積極尋找新的就業機會。

              “下周二8點30分來上班!7月23日,“雙減”政策正式公布的前一天,應屆畢業生小高收到某線上培訓機構的錄用通知。

              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即“雙減”政策,重拳整治教育培訓行業,全面規范校外培訓行為。

              重壓之下,教育培訓行業從業者的去留,成為大家關注的重點。

              7月25日,小高收到該機構“要進行整頓,暫停招聘,所以暫時不需要來上班了”的消息。從被錄用到被裁員,僅兩天時間,小高的心情如同坐過山車一般。而小高的經歷,只是“雙減”政策下教育培訓行業數以千萬計的從業人員遭遇的縮影。

              被“優化”的不只是新人

              小高是一所“雙一流”大學的英語專業畢業生。師姐李露去年畢業后進入在線教育行業,年薪50萬元,這讓小高心生羨慕,因此她也在今年擇業時選擇了該行業。

              2020年,疫情破開了線上教育的需求豁口,資本熱錢持續注入,多家教育培訓公司估值高企,教育培訓的市場高速擴張。這同時也帶來了大量的就業崗位和較高的薪資水平。不過,小高覺得自己沒趕上行業擴張的“好時候”。

              “雙減”政策明確,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培訓機構,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學科類培訓。這些規定讓教育培訓行業“炸了鍋”,不少應屆畢業生和小高一樣,成為重點被裁對象。李露也接到公司通知,只保留50人左右的小團隊,而公司通訊錄里至今仍有500人。

              在如此大幅度的裁員中,被“優化”的,除了新人,還有不少工作了3年~5年的中堅力量。

              2017年6月,從北京一所985高校畢業后,張強進入一家在線教育頭部公司任數學老師。這四年,公司發展迅速,張強說,甚至可以用“野蠻生長”來形容。而他僅需要按照講義“磨課”,讓學生喜歡上他的課,并在下一期繼續報課就好。因講義內容非常詳細,張強覺得自己在其中沒有鉆研和可發揮的空間,職業能力也未得到較大的提升。

              由于張強所教的數學本身相對枯燥,再加上他不愿花大量的課堂時間去推銷課程,導致他的續課率處于同組下游。受“雙減”政策影響,8月初,張強被公司“優化”,開始找工作。

              精準就業服務要跟上

              近日,某招聘平臺發布的《2021教培行業人才市場分析報告》顯示,一線城市招聘收縮幅度大,一半教育培訓行業求職人員處于離職待業狀態。

              “雙減”政策后,他們何去何從?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勞動關系與人力資源學院教師王瀟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教育培訓行業一線教師絕大多數接受了高等教育,是寶貴的人力資源財富。作為“雙減”政策的試點城市,北京市有關部門通過對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社保參保繳費人員數據摸底也發現,機構員工90%以上是35歲及以下人員,且80%以上為本科及本科以上學歷。

              對此,王瀟建議,政府部門應加強就業指導等公共服務,幫助教育培訓行業從業者深入了解國家教育改革政策,理性選擇再就業崗位。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副院長、教授范圍認為,教育培訓行業的從業人員本身具有一定的專業技能,政府部門要開展精準就業服務,提供直接相關和對口的就業崗位,提高人崗匹配度。

              據了解,北京已經為需要轉崗改行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工作人員儲備了充足的崗位資源,主要包括教學教輔類、技術支持類、運營職能類、市場銷售類等四大類崗位儲備方向。

              8月18日,專為需要轉崗改行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工作人員舉辦的第一場專場招聘會正式上線。與此同時,北京在全市范圍內組織開展了“教培行業人才專項服務季”活動,持續時間為3個月至6個月。目前,針對學科類培訓機構員工再就業問題,北京市16個區共提供編制內教師崗位366個,由9800余家企業提供的近9萬個相關就業崗位已納入“教培行業人才專項服務季”。

              “雙減”政策之下,不少勞動者被調崗調薪甚至被解除勞動合同。

              對此,范圍提醒,企業應按照勞動合同法規定的程序裁減人員,并支付相應的經濟補償。同時,政府部門應該按規定確保相應的失業保障。

              甩掉高薪“包袱”再出發

              在政府部門一系列政策鼓勵下,張強一邊找工作,一邊思考未來的路應該怎么走,是繼續留在教育行業,轉至素質教育等賽道,還是轉換行業,尋找全新的職業發展賽道。

              對此,王瀟認為,教育培訓行業此前薪酬水平高是得益于金融資本涌入,被裁的勞動者應擺正心態,結合自身能力重新尋找工作,而不要背著之前高薪的“包袱”。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公共管理學院行政管理系主任王俊杰認為,眼下教育培訓行業從業者面臨多項選擇:其一,不換賽道轉方向,目前不少教育培訓機構正在積極轉型,從業人員可以從學科教育轉向素質教育、成人教育等相關領域;其二,不換賽道換場域,當前,學校不斷加強對優秀教師的選聘力度,走進學校的機會也在不斷增加;其三,重新評估自己的職業興趣,跨界發展,尋找新的職業發展機會。

              和不少有著相似遭遇的人一樣,小高目前正在積極準備考研,為以后進入公立學校從事教育工作做準備。而她的師姐李露也正與某成人教育機構接觸,考慮“跳”去那兒繼續教英語……(部分受訪者為化名)(記者 甘皙)

            麻麻嗯啊在厨房好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