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k18ef"><div id="k18ef"><td id="k18ef"></td></div></tbody>

        <track id="k18ef"><div id="k18ef"><em id="k18ef"></em></div></track>

          1. 首頁文化—正文
            裴家營考古發掘:罕見珍品黃綠釉獅坐蓮花燈重見天日
            2021年09月14日 09:57 來源:舜網-濟南日報

              裴家營東南墓地考古發掘成果豐碩 宋元墓葬出土黃綠釉獅坐蓮花燈為罕見珍品

            黃綠釉獅坐蓮花燈(趙曉林攝)

              近日,濟南市裴家營東南墓地考古發掘工作完成。

              裴家營東南墓地位于濟南市歷城區鮑山街道裴家營村東南部,西距龍脊河約400米、東南距鮑山約1600米。根據目前發掘情況推測墓地面積不小于3萬平方米,其時代自戰國時期延續至清代。記者從濟南市考古研究院了解到,自2021年3月底至8月,完成發掘工作,共清理墓葬84座。

              戰國晚期墓葬:數量多,形制豐富

              此次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房振介紹,此次發掘的收獲非常多。共清理墓葬84座,發掘出土完整及可復原器物110余件(組),主要器形有陶罐、陶壺、瓷碗、瓷盤、瓷罐、銅錢等,另有少量陶案、陶耳杯、陶盤、銅鏡、銅釵、銅鈴、銅珩等。發掘墓葬中有20座無隨葬品及其他可提供斷代的典型特征。其余的按時代可劃分為戰國晚期44座;西漢中期1座,為土坑墓;東漢晚期3座,分別為單室、多室磚室墓;宋元時期有15座,以圓形磚室墓為主,另有少量土洞墓和土坑墓;清代墓1座,為土坑墓。

              “44座戰國晚期墓葬中,有土坑豎穴墓28座、磚槨墓13座、甕棺墓3座!狈空窠榻B,這28座土坑豎穴墓的形制簡單,規模較小,平面長方形,個別墓地鋪磚。多數設有壁龕。多數墓葬內有能分辨出的葬具一棺,個別的是一棺一槨,少數墓葬沒有葬具。通過人骨分辨,這些墓葬都是單人葬,部分保存較好。人骨為仰身直肢,頭向北為主,少數向東,個別向西。這些墓葬中的隨葬品大多數是一個陶罐,少數的有2件陶壺,大都放置在壁龕內,少數放置在棺外的南端。個別墓葬中隨葬的有銅鈴、銅珩等器物。

              磚槨墓與土坑豎穴墓規模相近,個別在磚槨外的腳端放有器物箱。都是單人葬,沒有見到棺材的痕跡。人骨以仰身直肢為主,其中有1座為側身屈肢。人骨基本都是頭向北,大多保存情況較差。9座墓葬中有隨葬品,每個墓葬以1件陶罐為主,個別的有兩件,放置在壁龕或器物箱內。個別墓葬隨葬品有銅珩、銅鈴等器物,放置在棺內人骨附近。另外,還有甕棺墓,這些墓的規模較小,形制簡單,與土坑豎穴墓相近,特別之處是葬具用兩陶甕對接而成,都是成年單人葬,人骨保存較好,可惜沒有發現隨葬品。

              西漢和東漢墓葬:發現漢畫像石

              “這次發現的西漢中期和東漢晚期墓葬,也很有價值。其中西漢中期墓葬只有1座,為土坑墓,是單人葬,沒發現葬具,隨葬品只發現3枚五銖錢。東漢晚期墓葬有3座,其中一座為單室墓,另兩座為多室墓!狈空窠榻B,編號M1的墓葬為磚石混筑多室墓,由墓道、墓門,前、中、后室及兩耳室組成。墓門和前室僅存兩過門石,中室殘存部分磚墻和鋪地磚,后室保存稍好。墓葬中沒有見到葬具,中、后室墓底殘留有零星人骨。出土隨葬品共12件(組),器形有小陶罐、耳杯、案、盤、碗、勺、熏爐、銅錢等。

              編號為M22的墓葬也是磚石混筑多室墓,由墓道、墓門、前室、中室和雙后室組成。墓門為石質,由門楣、兩立柱、兩門扉、過門石組成。漢畫像石比較簡單,門楣及兩門扉上刻有鋪首銜環,門扉環內刻的是雙魚圖案。中室門僅存南立柱和過門石,立柱東面刻有一龍。雙后室門與墓門基本一致,畫像僅門楣中部刻有羊頭。墓內未見葬具、人骨及隨葬品。

              宋元墓葬:出土磚雕圖案

              房振告訴記者,這次發掘發現的宋元墓葬共15座,這些墓葬中的隨葬品較少,僅有少量瓷碗、瓷罐、瓷缽、銅錢、銅鏡等。

              “但是,就在數量不多的隨葬品中,我們發現了此次考古發掘中最重要的一件文物。這是一件黃綠釉獅坐蓮花燈,非常精美。這件文物高34.5厘米,查閱資料可知,在同類型的陶瓷器中屬于大件了。器物的整體是一個站立的胡人位于獅子一側,左手上舉牽著獅脖子上的掛繩,背部緊貼著獅身。獅子扭頭和胡人看的方向一致。獅子馱著一盞燈立于一個圓餅之上。獅尾上翹,與獅頭巧妙地托住了燈盞,燈的外壁是浮雕出上下兩層蓮瓣紋飾。獅子和胡人刻畫健碩。整體以醬、綠釉為主色調。整體上看,獅子和蓮花燈的造型非常精巧,人物動作和表情刻畫也很生動,是一件宋元時期彩釉瓷器的精品,也是一件珍貴罕見的文物珍品。我專門查閱了資料,在山東博物館藏有一件一樣造型的黃綠釉獅坐蓮花燈,經考證是淄博窯出品的瓷器。淄博距離裴家營不遠,這樣的瓷器出現在這里,也說明了當時兩地之間的來往應該是比較多的!

              房振介紹,這次發掘的墓葬數量較多,延續時間較長,豐富了濟南地區戰國至清代的墓葬資料,為各時期葬制葬俗以及社會、歷史研究提供了新材料。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發現了13座戰國時期磚槨墓,初步分析時代為戰國晚期,應是目前國內發現的最早的磚槨墓。而甕棺墓墓主人為成年人,改變了過去一般認為此類墓為兒童專用墓葬形式的認識。

              濟南市考古研究院院長李銘認為,在這處墓地西北方向只有約200米的裴家營西北遺址,曾發現了較多戰漢時期灰坑、水井等遺跡,而這兩者之間可能有一定聯系。另外,此次發現的戰國墓葬與東北約2000米的東梁王一村遺址同期墓葬基本一致,與東北約3000米的梁王古城時代基本一致,這三者之間或許也有一定關系。所以,這次發現為研究戰國晚期齊文化區域特征、齊國邊邑狀況、齊國葬俗等提供了重要資料,對于研究濟南的城市發展歷史及經濟、生活等方面的歷史,也具有極高的價值。

            麻麻嗯啊在厨房好刺激